• 华西村新书记吴协恩:我不是掌门是给华西打工

    2019-06-03 13:03:42

    相比于以前任何一个时候,华西村从没有像现在面对各界这么多的议论。对此,吴协恩坦言,华西村一直都在风口浪尖,说好说坏都没关系。我们没时间去辩解。关键是要给老百姓做实

      相比于以前任何一个时候,华西村从没有像现在面对各界这么多的议论。对此,吴协恩坦言,华西村一直都在风口浪尖,说好说坏都没关系。“我们没时间去辩解。关键是要给老百姓做实事,实实在在,实事求是。”

      吴协恩认为,华西村这50多年一路过来,风风雨雨,出现这样那样的杂音也很正常。对于一些杂音,要学习老书记那样的胸怀,用真情去感化对方,如果没有这样的胸怀,华西村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好光景了。

      对于收入分配问题,吴协恩坦言,老百姓不怕你多拿,就怕不知道你拿多少。而在华西村,什么都是公开的,村干部拿多少,经理拿多少,只要公平公正,老百姓也是讲理的。在收入这块,华西村的干部就像老书记一样,并不拿满应得的报酬。按照合同,有的管理者年薪最高能拿到数千万,但他们都不拿,最多拿到几百万。因为主管们不拿,“上行下效”,这也为华西村这个大集体“截留”了不少资本。

      50周年村庆、328米龙希国际大酒店启用、耗资3亿元用1吨黄金打造金牛华西村的每个工作总会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。这些年来,华西村的另一个焦点是比85岁高龄老书记吴仁宝小三轮、同属龙的华西新市村党委书记吴协恩。吴协恩坦言,华西村一直都在风口浪尖,说好说坏都没关系。“我们没时间去辩解。关键是要给老百姓做实事,实实在在,实事求是。”在接受快报记者专访时,他表示,“我就是给华西打工的。华西村属于全社会,只有属于社会的,才是健康的。真正做到这一点,我的任务也就差不多完成了。”

      2003年,华西村的老书记吴仁宝退休,吴协恩接棒。吴仁宝有四子一女,吴协恩是老幺。

      在选举当天,吴协恩以全票通过,其中还包括他投给自己的一票。在老书记推荐他之前,他曾几次表示只想做好企业,不想做村委书记管人。“不过,既然决定了要我参选,我就一定要做好。我就是给华西打工的。”

      中国有句老话,叫“富不过三代”,但也有“老子英雄儿好汉”的说法。对吴协恩而言,父亲吴仁宝的光芒,无疑是他接手华西村后面临的一道坎。当然,退一步而言,即使是选择“萧规曹随”,华西村一样可以安坐“天下第一村”的宝座。不过,吴协恩却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,相较于父亲这一辈华西村的创始者,从巨人肩膀上出发的他,更容易看到自身的优势和不足,更洞悉机遇与风险的得失,做出抉择。

      “当年他还没当村书记的时候,就提出要把华西村的企业上市,当时老书记说,企业办得好好的,为什么还要借钱发展?一开始是不同意华西村上市的。”这让70岁的孙晋高对初出茅庐的吴协恩刮目相看。

      孙晋高回忆说,“老书记是很讲民主的人,为了华西村到底要不要上市,村里专门开会表决,当时让我来统计投票结果。当我刚说完赞成上市的举手,当场20多名村委常委都举起了手。”看到这样的情形,老书记说,少数服从多数,该上市,不过有一条,“华西村”上市后,企业一定要管理好。“虽然老书记一开始是不同意上市的,不过股票上市那天,在交易所,他比谁都高兴。”

      1999年8月10日,华西村股份公司发行的3500万A股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,开盘价为每股21.6元,与发行价相比增长160.48%。至此,华西村成为全国第一家农村经济综合开发的上市公司。华西村的资本经营也进入一个令人期待的新阶段。

      上个世纪90年代初,吴协恩见“华西村”这三个字的品牌价值被评有几个亿,但当时村里的年产值都没这么多,他就琢磨怎么让这个品牌价值有产出。1994年,他找到了已经亏损两个多亿的淮阴卷烟厂合作。允许对方使用华西的名号,华西不投钱,还要收取一定的品牌使用费。双方一拍即合,但到底行不行、效果如何?当时谁都没有底,但没想到,效果出乎意料,华西牌香烟一炮而红。后来这个厂不但被救活了,还一举扭亏为盈,发展成为几十亿的大公司。此后,吴协恩又和五粮液合作开发“华西村”酒,再次获得市场认可。现在“华西村”牌烟酒每年能为华西村创造三四千万元的真金白银。

      “对我来说,华西村的经济发展最直观的就是看村财务数据,从1988年的1个亿,一直攀升到现在的540个亿。”华西村副书记、华西金融投资公司总经理包丽君介绍说,她是1988年来到华西村的,当时的她还是个小丫头,她清楚地记得,当年村里提出的口号是“一年产出一个亿。”“这句口号当年就实现了。”2002年,华西村全年的销售总额是60多个亿。就在吴协恩接手华西村的2003年,全年产出就突破100亿元。2005年,华西村全村销售收入突破300亿元。2006年8月8日,《福布斯》中文版将华西集团列为“中国顶尖企业”百强榜第二。 2011年,华西村全年销售总额更是高达540亿元。包丽君回忆说,就在吴协恩上任之初提出要转型发展服务业时,当时有不少人很难理解这样的选择,而这几年华西村的发展证明,华西村的转型之路又一次走在了前列。2011年,现代服务业的产出已经占到华西村总收入的45%。

      吴协恩“执掌”华西村近10年来,老百姓对这对“父子兵”的评价是,“新书记不新,老书记不老,新书记能干,老书记把关。”2003年吴协恩被选上任村委书记时,吴仁宝就对这个儿子讲过,虽然他退休了,但会给这个新书记起到“帮手”作用,做好“助手”,然后逐步“松手”和“放手”。曾经有记者采访吴仁宝时就问:“您是否同意,没有吴仁宝,就没有今天的华西村?”吴仁宝回答说:“是的。但未来,没有吴仁宝,华西村还会更好。因为我在过去50年,为华西今后5年,乃至50年的发展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华西的未来一定会更好!”这样的回答,这位老者的豪气来自何方?新帅吴协恩用华西村近10年的突飞猛进的裂变式发展,交出了一份让大家折服的成绩单。

      在最近的一次人大代表选举中,吴协恩又一次全票当选江阴市人大代表。吴协恩不无感慨地说,当村里的“一把手”这么几年,在工作中,难免会得罪人,本以为自己能够得到80%以上的投票就不错了,没想到1.2万多选民还是全票选他。“选我做人大代表,说明我这些年的工作,老百姓都是看在眼里,选在心里。再次当选,不仅是一种被认可,更多的是大家给予我的期望,以后的工作更要努力,不辜负大家才行。”

      在谈到华西村的转型思路时,吴协恩说,改革开放30年,大多投资都是传统企业,那么企业发展起来后,肯定会在服务上有很大的需求,而长三角的最大优势就是发展服务业。 2004年,华西村在新帅吴协恩的主持下,采取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选择,而方向就是要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。

      现在,在华西村,传统工业和现代服务业利润贡献率大概是“四六开”,传统工业占55%,现代服务业占45%。“要在企业最好的时候转型,而不要在企业走下坡路的时候被迫转型。”

      至2011年底,华西村大力发展的远洋运输业中,在新扬子船业订购的散货船“春晟”轮和“春泰”轮已经正式起航。“十二五”期间,华西村船只总数将达8艘,总载重量达105万吨,年运输能力达400万吨,成为江苏最大的远洋运输公司。华西海工也将由近海走向深海。物流上,华西村已与重庆、大连等地紧密合作,一方面打通新疆到重庆,再沿江顺流而下至江、浙、沪的物流通道;另一方面拓展华西至上海、宁波、杭州等各地的物流市场。

      旅游观光业在华西村的现代服务业板块中,也属传统产业。目前,华西村旅游年接待量达250万人次,早就成为闻名国内外的一块响亮招牌。随着投资30亿元,集餐饮、住宿、观光、商务、会务等于一体的龙希国际大酒店于去年村庆50周年期间投入使用,又成为华西村发展旅游业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      去年9月,注册资金2亿元的江阴华西村商品交易所正式成立,未来将成为立足江阴、辐射华东、面向全国的大宗资源商品的交易中心、定价中心、信息中心、结算中心与物流管理中心。

      至于农业,吴协恩更愿意看作一种“新型服务业”。“上半年,我们在重庆的一期工程将正式投运,这将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。同时,我们跟贵州、武汉、云南等地都在交流。包括到海南,我们也有这样的设想。”吴协恩介绍说,在发展农业这块,在华西村,就发展观光、特色农业,而在村外特别是西部地区,先做农产品批发交易平台,设想是通过3-5年的努力,最终进入资本市场上市,然后再通过资本市场的运作来服务更多的地区,进行良性的复制滚动发展。

      今后,华西还将涉足网络产业,华西出品的易博士电子书仅用半年时间,市场占有率就超过了日本索尼,位居全国前列。

      吴协恩看好的,还有金融服务业。他把今后五年看成是其打造金融服务业的发展年。华西村的机遇,就是利用财力投资金融行业、高科技行业,投资股权。

      “有的是我们招兵买马能做的,有的是我们做不了的。但我们看好中国的这一轮高速发展,那我们就选择参股,让专业团队来做专业事,我们来享受成果。”吴协恩很诙谐地把这种参股模式比喻成“懒人”,以最小的代价、最省事的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取最大的利润。他的一个70多人的金融人才团队,一年就创造了超过5个亿的净利润。而在他的计划中,到2015年,这方面的专业人才数量和盈利水平都要翻番。

      目前,华西村所涉足的上市公司,除了“华西村”,参与的7个上市公司中,有3个H股,4个A股。2家控股公司中,华西村都是第二大股东。其中华西村投资的新疆矿产资源项目,已经在香港上市,今后这块将作为新能源发展的重头戏。此外,华西村还在国外涉足矿产资源开发。

      去年,华西在上海浦东买了地,准备建立自己的金融机构。为什么将金融中心选在上海?吴协恩直言是因为对人才的渴求。“过去我认为华西村非常美、非常好,对人才的服务也很周到,但在用人才的过程中,也看到一些我们的不足。”吴协恩坦言,就像即使乡镇医院工资开得高,但还是吸引不了名医生。为什么?因为相比大城市的大医院,名医生到了乡镇医院,有的因为没有进一步深造的学习平台,怕学不到更新更优的东西。金融人才同样如此。于是,我们决定把点设到上海,储备人才。”

      吴协恩透露,华西村将花5年时间在上海成立金融控股集团,这个集团,与以往那些由华西村100%投资的企业不同,会适度吸收一些战略投资者。

      据悉,今年下半年,华西村和江苏银行共同投资18亿元、高180米的银华金融大厦将在无锡市内启动建设。 吴协恩说,无锡经济发达,又地处上海、南京之间,这个布点和华西村的长远规划很切合。这座大楼是目前无锡唯一设计有直升飞机停机坪的大楼。

      目前,一个布局全球、立足国内的多元化经济发展结构下的华西蓝图已然形成,并正一步步向目标进发。“十二五”末,华西将实现传统工业、现代服务业各占50%的“双轮驱动”,全年销售收入1000亿元,可用资金100亿元,向世人展示一个更大的创富平台。

      从建村初期由农业向工业转型发展,到如今大力发展从工业到服务业的华丽转身,华西跨越发展步伐告诉人们,从无到有,从有到优,华西村一直走在时代发展的前列,让“天下第一村”这一金子招牌愈发锃亮。

      吴协恩并不愿意用“跨越式”这样的词来形容自己掌权这近10年的华西大发展。在这位新帅的字典里,他更愿意用“提升、转型”这四个字来为自己这近10年的成绩单进行注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