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理论之树常青(军事纵横)brbr

    2019-06-03 12:46:25

    大凡有点文化水准、理论水平的人大概都不会否认理论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军事理论当然亦在此列,佐证其作用地位的事例可以信手拈来 2500年前,一部《孙子兵法》对战争规律作出精

      大凡有点文化水准、理论水平的人大概都不会否认理论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军事理论当然亦在此列,佐证其作用地位的事例可以信手拈来———

      2500年前,一部《孙子兵法》对战争规律作出精辟论断,由此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。10年前海湾战争的一则“战地花絮”令笔者唏嘘不已:那里有的美军士兵随身携带着一本《孙子兵法》,以备随时翻看;在新近发生的伊拉克战争中,《孙子兵法》更是大放异彩,西方军事评论家指出:“孙子再次出现在伊拉克战场,《孙子兵法》正深刻地影响着伊拉克战场上英美战地指挥官们的思想与行动方式。”他们在文章中反复引用《孙子兵法》中的名言,警示五角大楼的将军。美陆军战争学院教授约翰逊撰文说:“巷战是最艰苦的作战形式。孙子所说的‘攻城为下’,道理就在这里。”可见孙子的军事思想及理论超越时空,甚至广泛应用于现代商场,显示出令人叹服的强大生命力。

      近现代,中华民族的伟大领袖,他的光辉形象随其辉煌伟业早已深入人心。然而,使我党我军取得节节胜利,让中国人民永远站起来的不是这位人民领袖会操枪弄炮善搞科研,而是思想和军事理论。可现实生活中一说起军事理论,就会有人发出种种疑虑与感慨:“我们经费不足、装备落后、器材短缺……再好的理论也白搭。”条件和环境的确难尽人意,但我这里仍然将歌德的话反其意而用之,理论之树常青,生活是灰色的。不信,美国兰德公司不是称我们理论比装备上的落后更可怕吗?还有,我们党80年前在襁褓中召开的“一大”,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,环境和条件是何等恶劣,显然顾不上研究经费和装备,党的决策者们当时关注的是对敌斗争的政策和策略———这些被称之为“党的生命”的理论问题。

      例证当然不只这些。令人头痛的“国际警察”美国的军费不可谓不足,武器不可谓不精,而战略战术思想正是其军费流向、武器开发方向的指挥棒。假如我们有了充足的经费和一流的装备,仗怎么打?兵如何练?这些不是最基本的理论问题么?因此我说,无论生活是什么颜色的,理论之树常青。何况,我们空军自诞生起就与理论有缘,较之兄弟军种更应深入研究。1921年杜黑发表《制空权》提出空军制胜论,从此,这个凌空出世的军种把战争从平面推向了立体,自身也得以空前的发展。二战后几十次局部战争和军事冲突中,空军的作用越来越有决定性,“以空制海”,“以空制陆”的思想逐渐凸现。海湾战争给传统战争理论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,并随之产生了一个新词:AeroGuond(空地),其用意就是强调空与地的紧密联合。有学者说,空军的原名是Airforce,而今天应该改成Airpower了。这无疑是实践对理论的丰富与完善。由此想到美国空军之父米切尔将军的一句话:“空中力量给了我们一种希望:发生在远离前线的空中战争将具有决定性的意义,并将产生深远影响。”以色列空军司令埃利亚胡甚至说:“空中力量将成为21世纪军事革命的核心……”空军如此重要,我们有理由使它的理论与学术研究变得苍白无力与虚无滞后么?

      理论之树常青。常青的理论之树需要与时俱进思想的滋养,需要勤勤恳恳心血的浇灌。